广西正式

但笔者认为,标准虽重要,执行更关键。

今年5月,深圳发布塑胶场地的工程建设地方性强制标准《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涵盖了材料控制、施工质量控制、工程监理、工程验收等多方面,要求合成材料面层施工严禁使用含苯、甲苯、二甲苯、二硫化碳、二氯甲烷等溶剂。

《中国科学报》 (2016-09-12 第7版 观点)

据了解,目前我国已颁布的塑胶跑道的质检标准有《合成材料跑道面层》和《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6部分:田径场地》等两项国家标准,但这两项国家标准只是“推荐”并非“强制”标准。

“毒跑道”“毒操场”等接连出现,暴露了国家标准和立法方面的空白,更反映出从市场到监管的诸多缺陷,相关职能部门监管缺位、归口管理模糊等也需要重视。

校园“毒跑道”事件层出不穷,引发全社会高度关注。为确保塑胶跑道原材料、施工流程、质量检测等有据可循,湖南、深圳、上海、浙江等地已陆续出台地方标准。

“可啃咬”的标准已经出台,如何将纸上的标准变成真正可“啃咬”的跑道和操场才是重中之重。

在浙江,7月2日正式发布的“浙江标准”还配套出台了《合成材料运动场地现场气味评价方法》。

舆论普遍认为,进一步加快完善、修订国家标准,强化标准的科学性、规范性和强制性,是堵住“毒跑道”进校园的重要保障。

时评:跑道新标准有待落到实处

不少专家及业内人士建议,目前对于塑胶跑道等学校合成材料运动场地的建设和使用,亟须建立一套完整的监管体系和详细方案,明确教育、体育、住建、环保等相关部门的责任分工,建立多方联动、各司其职的监管体系,并加大责任追究力度。

图片 1

上海近期也连续出台塑胶跑道团体标准《学校运动场地塑胶面层有害物质限量》和《关于加强本市基础教育学校塑胶场地建设管理工作的通知》,除了增加一些有毒有害物质的检测外,还对现有国标中的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指标进行了提升。目前上海市塑胶操场的标准中还加入了出口玩具的材料检测要求和欧盟相应的技术指标,比较严格,孩子不仅可以直接接触,甚至啃咬也可以保证安全。

Copyright @ 2015-2020 js金沙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地图